土叙在空中交火,叙军两架苏24被击落
来源:土叙在空中交火,叙军两架苏24被击落发稿时间:2020-03-28 08:18:31


埃斯珀表示,不希望养成这样的通报习惯。“我们不会习惯性地提供各个战区司令部的确诊数字,到6、7周以后某些地区会令人担忧,这样暴露出来的信息可能带来危险。”

她给父母写了一封道歉信

杰森:疫情开始变得严重起来的时候,我们这边的中国留学生出门都会做好防护措施,譬如戴好口罩、经常用消毒洗手液洗手等。但是据我观察,当地人戴口罩的并不多,这也是我们非常担忧的一点。

他说,行动安全对于海外驻军尤为重要,特别是对于在东非、叙利亚和阿富汗部署的驻军。

中国驻印度大使馆给留学生提供的防护物资。受访者供图

“最开始接待我们的是中心医院本院的护士,她已经连续工作8个小时了,却不能休息,因为缺人缺物资。”慕荣琪说,当她看见那名接待护士戴着的护目镜内已不是浓浓雾气,而是一串一串的水珠在下滑时,特别想让她停下来休息会儿,“更想自己赶紧上手,多帮一些。”

新京报记者连线了正在印度迈索尔上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杰森(化名),听他讲述疫情之下在印度的感受,以及他对于印度疫情的观察。

2月23日,慕荣琪5人被分派至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,接管照料发热十病区的确诊患者。即使来之前做足了心理准备,但实际情况仍然比想象的困难许多。

因是瞒着父母去的武汉,为免家人怀疑,慕荣琪还是保持着每天一次视频聊天的习惯。但想到自己原本的长发突然变短,父母看见后肯定会有所怀疑,于是,她想尽办法“欺骗”、隐瞒,“发朋友圈的时候要把家人,特别是和爸妈关系好的叔叔阿姨都屏蔽掉;和父母视频时要用浴巾把头发包起来,说单位要求员工下班后洗澡消毒……”

新京报:你身边的留学生群体对于印度疫情反应如何?